项目发起

2018-08-29 14:13:19 21

生物纤维膜材|面膜布|椰汁发酵|嘉微生物|生物纤维面膜|生物膜


    风向变了。。。。。。

如果你依然停留在无纺布和蚕丝时代,那你已经out了。

 

十年专注膜材,作为国内首家专注生物纤维领域研究的企业,广州市嘉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集六年之大成,率先推出生物纤维基布,专供高端面膜市场。

嘉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振涛告诉《洗涤化妆品周报》,生物纤维面膜是继无纺布、蚕丝、天丝等膜材之后的新一代膜材。最早被运用在血管修复和烫伤皮肤的修复上,在医学运用上已有十余年。随着美容科学的发展,自2002年以来,韩国、台湾的化妆品生产商开始使用其作为精华液承载的载体,并立即受到女明星、资深美容师们的热烈追捧。

很多国际大牌将生物纤维作为其高端膜材的首选。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兰蔻生物纤维面膜。来自台湾的“宠爱之名”生物纤维系列更是受到大S、伊能静、牛尔以及各大医学美容

皮肤科院长的争相力荐,被誉为“面膜革命领导品牌”。国内面膜大王,洁宝集团今年推出的高端品牌姬润同样采用了这一膜材。

       梁振涛先生告诉记者,生物纤维在国内的兴起,是从2013年亚太美容展开始。他发现,所有参展的面膜新品,膜材几乎都跟生物纤维有关,亚太展历来是国内化妆品行业的风向标。他敏锐地意识到,生物纤维将成国内面膜市场新趋势。

果不其然,从今年2月份开始,嘉微的生物纤维基布开始供不应求。特别随着一批微商品牌的兴起,对高端膜材的需求快速增长,市场需求呈现井喷式爆发。

 如今,嘉微的客户群涵盖科丝美诗、广州科玛、幸美股份、圣蜜莱雅、佐琳伊梵等一大批国内外品牌和工厂客户。

 

大牌钟情的高端基因

           凡事皆有因果。大牌不约而同锁定生物纤维膜材,源于其是目前最新、最高端,对精华液吸收效率最高的面膜载体。

梁振涛介绍,生物纤维是“可以吃的面膜”。不同于通过化学纺织技术而成的无纺布和蚕丝,嘉微旗下的生物纤维基材取材于椰果,完全用食品级原料发酵而来。在切片之前,同食品领域的发酵过程是一样的。但同食品相比,只有厚度均匀、没有裂痕的优质果片才能用作膜材进- -步切割,这一比例仅为30~-40%左右,剩下的将用于食品领域,成本非常高。

其次,生物纤维是自然界最细的纤维,深入肤沟,服帖性极佳。纳米生物纤维的直径仅为20~ 100纳米,是传统化纤面膜直径的1/250,能深入肌肤最细的沟纹,完全贴合肌肤纹理。记者现场体验,将生物纤维面膜随意贴于肌肤的某个部位,15分钟后揭下,可以看到自己的肌肤纹理被清晰地转印在了纤维膜上。

另外,由微生物代谢形成的生物纤维会形成3D立体网状交错结构,这种结构的特点是透气而不透水。经静电扫描仪测试,生物纤维膜和皮肤表面深层的通道作用,打开了皮肤快速高效吸收精华液成分的大门。

以上三大因素决定了生物纤维的高端基因。由于对皮肤的接触深度、面积大大提高,膜材的通道作用和收紧作用,通过生物纤维膜材的载体,皮肤对精华液吸收效果增强了3-5倍,成为面膜精华的高效载体,从而使生物纤维材料真正打开了高端面膜之门。

 

背后的力量

卡尔。韦伯在《需求》里说,“成就或摧毁一款产品的力量,通常隐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当亚马逊Kindle风靡一时,并无多少人知道,日本电子产品巨头索尼早在2006年就曾推出了第一款电子阅览器,Kindle最终的胜出,经过了多少次对市场需求的研究和不断的技术改进以及强大的背景因素支撑。

 同样,生物纤维面膜在国内化妆品行业的盛行,离不开致力于这领域研究的行业先锋们。

          作为国内首家致力于生物纤维领域研究的企业,嘉微一骑绝尘,在膜材市场深耕十年,生物纤维项目也已运作6年。其董事长兼首席工程师梁振涛先生为北大84级化学系高材生,科班出身的他,从88年毕业后,一直从事化妆品行业的科研技术,对化工工艺和供应链都非常熟悉。梁振涛告诉记者,2008年,他在化妆品基材研究中发现,生物纤维具有其他材料不能比拟的优良性能,它具有安全、舒适,在贴敷皮肤过程中,有机纤维素的羟基官能团与皮肤表皮深层组织结成氢键,形成传递化妆品有效成分的通道。

但是,当时面临两个问题: 质量标准和工艺实现。

首先,食品级生物纤维素虽较天然,但在气味、刺激性、细菌指标、长期稳定性方面并不符合化妆品的要求和标准。梁振涛带领团队,通过改进发酵工艺,及后工序处理的方法,使食用级生物纤维符达成符合化妆品应用的基材标准,并且质量稳定。

2010年,生物纤维在国内属于一个全新产业,整个生产过程没有任何可以借用参考的标准设备。梁振涛亲自带着科研组,守一线,不断尝试,历经无数次失败,在三年后建成了全新的高效生产系统。

这三年,嘉微的产能也发生了飞跃式提升。

2010年,最初日产量只有2000~5000片,2013年提升到日产10000片。2014年以前,嘉微主要做出口,严谨的开发理和严格的质量控制使产品符合国际标准,产品外销美国、加

拿大、韩国、日本、台湾、俄罗斯等,第一个出口客户是科丝美诗,首批订货量达30万片,三年累计出口量超过1000万片。

  2014年初,国内市场对生物纤维基布的需求不断升温,嘉微产能提高到2.5万片/天,但产能不足依然是这时服务客户的最大障碍。

梁振涛开始带领团队,全面提升产能。并通过自动化设备的投入和新车间的扩建,在2014年上半年达到日产5万片; 20141220日,取得历史性突破,新车间投产后,产能达15万片/天。

与此同时,随着设备和车间的更新,嘉微开始在产品的个性化需求上取得更大突破。如今,嘉微可以为客户提供“定制式服务”,膜材形状多达30种,涵盖唇膜、鼻膜、眼膜、颈膜、胸膜、面膜等。

在衬布的选择上,除了常见的方格纹PP无纺布外,新开发了医用级SMS材质的芝麻纹无纺布,打孔珠光膜,涤纶纱网布,锦纶蕾丝布,进一步提升高端膜材的品质优势和艺术品味。

同时公司也可提供与膜布匹配的精华液配方参考,实现“布料合一”。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曾有客户如此形容生物纤维面膜的使用感受。我们无法预言,万千优点集一身的生物纤维会不会是膜材的终结者。但随着微商兴起,面膜进一步高端化,生物纤维的高端基因,无疑是与之最为匹配的基布选择。


生物纤维膜材|面膜布|椰汁发酵|嘉微生物|生物纤维面膜|生物膜